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西藏藏医药大学揭牌 将打造世界一流藏医药大学 亲子间抢手机大战仅源自误解?是家长太敏感吗

来源:nycing.cn 晋州晚报
2020-1-8

  中新网拉萨12月28日电 (何蓬磊易雪萍)作为世界唯一单独设置的藏医药高等学校西藏藏医学院更名为西藏藏医药大学揭牌仪式28日在拉萨举办。揭牌仪式上该校党委书记周阳光表示西藏藏医药大学将发挥在藏医药人才培养方面的独特优势建成西藏藏医药人才培养基地、优展露传统文化的传承基地与创新基地办成世界一流的藏医药大学。

  据悉建校29年来西藏藏医学院已累计培养了6000余名藏医药人才。2018年4月经全国高等学校设置评议委员会专家评议西藏藏医学院通过更名认定进入发文程序。12月4日教育部正式同意西藏藏医学院更名为西藏藏医药大学。

图为更名后的西藏藏医药大学。 何蓬磊

  图为更名后的西藏藏医药大学。 何蓬磊 摄

  目前该校有藏药学(生药学)、藏医人体学两个中国教育部专项资金捧场建设学科藏药学(方剂学)、藏药药理学等8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藏医学、藏药学两个西藏自治区级重点学科。2018年5月该校获批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实现了博士学位授予单位与一级学科博士点“零”的突破形成了藏医学士、硕士、博士完整的学位授权体系。

  西藏自治区教育厅厅长尼玛次仁在揭牌仪式上表示西藏藏医学院更名为西藏藏医药大学实现了几代藏医人的梦想与期盼不仅为藏医药的发展开辟了更加广阔的空间赢得了更多的机遇也必将在西藏高等教育的结构调整、资源配置、内涵发展与教育强区建设中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

图为该校师生在更名后的西藏藏医药大学校门前合影留念。 何蓬磊

  图为该校师生在更名后的西藏藏医药大学校门前合影留念。 何蓬磊摄

  着眼未来尼玛次仁表示希望学校以更名为契机不断提高科研教育水平培养更多技术技能型、应用型、复合型人才在藏医药文化传承、发展创新以及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作出更大贡献。

  此外西藏藏医药大学新校区建设项目12月10日在拉萨市举办开工奠基仪式计划将于2021年建成投入使用。(完)

  刚过去的周末北京初一学生夏雪参加了有家长参与的小学同学聚会。聚会选在了一家大型购物商场的某餐厅中。孩子们刚见面没几分钟夏雪就拉着两个同学离开了理由是到旁边的书店去看书。

  听到这个理由家长们满是欣慰。不过这种与谐的氛围随着又一位家长的到来被迅速打破了:“孩子们在旁边书店的咖啡座一起抱着一部手机打游戏呢我们家孩子一眼就看到他们了直接就加入了。”

  原来孩子们根本不是去看书而是知道书店的咖啡座有WiFi他们在见面第一时间就用眼神确定:有人带着手机呢于是迅速躲开家长的视线去打游戏。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029/f44d3075897a1d409ebe38.jpg

  毫无悬念一场聚会的开端变成了集体批判。

  现在的中国家庭“战争”总是一触即发。

  有媒体曾经报道60%的家长承认自我跟孩子曾经因为手机游戏产生过矛盾一份名为〖2018 中国儿童网络安全检查报告〗——中国首个由儿童自我操刀完成的网络安全检查报告——则显示近四成孩子曾经因为玩手机跟父母有过纠纷而且初一、初二孩子跟父母产生纠纷的情况最多。

  其实到底是60%还是40%的家庭因为手机产生过矛盾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来自更权威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告诉我们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而移动游戏的份额已经过半其中青少年是游戏用户主力群体之一。巨大的数据足以说明这一代孩子跟手机、互联网、游戏捆绑在一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因由手机、互联网、游戏的结合而产生的家庭矛盾必将无法避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矛盾不可避免时家长与孩子之间的误解则成为矛盾爆发与升级的导火索。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029/f44d3075897a1d409ebe39.jpg

  大人说手机是洪水猛兽

  是家长太敏感吗

  由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项目组组织、全国10个城市的儿童调研员历时3个月完成的〖2018 中国儿童网络安全检查报告〗中这样显示“不许看手机/不许看电视/不许玩游戏”同“快去学习/快写作业”“你看别人家的孩子/你看看别人”一起被孩子们评为最讨厌父母说的话。

  看来孩子们已经对父母干涉自我拿手机的行为深恶痛绝。

  “大人毕竟是大人。”广州市天河区的11年小学生崔轩说他们已经习惯用网络学习了“字典与妈妈都不能解决的问题网络能很快解决但是大人经常觉得手机是洪水猛兽”。

  其实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每个人都在被手机裹挟手机早已不再是单一的通信工具它是职业人身边的移动办公室学生身边的作业本、资料库。

  但是当自家孩子拿起手机的时候家长们仍然会感到莫名的紧张为什么?

  因为这里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北京的六年级孩子家长王丽在别人眼中有些另类别的家长都在千方百计阻隔孩子玩手机的情况下她却在女儿生日的时候买了一部高端的智能手机送给女儿“越禁止她玩她就会越想玩还不如让她在我眼前玩这样孩子玩着玩着可能就‘脱敏’了也许反倒不会成瘾。”王丽说在这个“脱敏”理论指导下王丽与女儿约定每天可以有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可以一次用完也可以分次使用。

  有了这样的约定王丽与女儿彼此相安无事。不过最近王丽发现女儿玩游戏时的状态有了些变化以前女儿总是闷着头操作现在经常在线等人有时还说笑上几句。那天王丽无意中看到游戏中有人跟女儿说话的时候总是“妹子长、妹子短”的女儿说这是一位最近新认识的“大神”(游戏打得很棒的人)。

  王丽的神经突然紧张起来。“我以前觉得孩子学习之余玩玩游戏换换脑子挺好而且现在有很多策略游戏挺锻炼孩子思维能力的但是我从来没想过玩游戏的过程中孩子会接触到陌生人。他们不仅交流游戏技巧而且会语言聊天万一‘大神’是坏人就麻烦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其实家长们担心的这些安全隐患孩子们也发现了。

  孩子们在做网络安全调研的时候发现79%的学生表示自我偶尔“添加过陌生人为好友”表示“从不”“添加陌生人为好友”的仅为14.2%。

  孩子们虽然发现了隐患但是却不觉得真的有危险:60%的孩子觉得“为了游戏打得更好而添加陌生人为游戏好友大家不认识切磋一下游戏技巧没什么”。

  “他们确实不知道到底哪里安全哪里不安全。”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说比如孩子们会在游戏里“傍大神”游戏玩得不错的孩子也会“带妹子”。

  别小看这种似乎只出现在游戏中的“关系”。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差距有时是相当模糊的尤其对于判断与应变能力都还很弱的未成年人来说。

  在王丽的逼问下女儿告诉她那位“大神”是附近某个中学的初二学生他们在游戏中的关系已经是“师徒”。

  其实在某些游戏中的“师徒”关系已经有些暧昧色彩了不少“师徒”就是“恋人”。“假如不是发现得及时女儿很可能要在现实中跟她的‘师傅’见面了我已经是最不敏感的妈妈了现在想想有些后怕。”王丽说。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029/f44d3075897a1d409ebe3a.jpg

  误解仅是表象

  手机+互联网动摇的是亲子之间原有的控制关系

  “既然确实存在安全隐患父母不让你们玩手机不是为你们好吗?”当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参与调研的11年广东男孩崔轩时小男孩也有些困惑。

  “我也有手机不过跟我父母好像没有发生过战争。我们家有好几个计时器我与我妈约好了玩手机的时间计时器一响我俩就都不玩了。”崔轩说。

  崔轩应该指出了问题的关键之一。孩子们讨厌的是家长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只要手机在我手里超过5分钟我妈就吼我。”北京12年的初一学生陆劲说现在的学习很多时候都是需要通过手机来完成的上传作业、查作业、查资料都需要手机“她总是什么都不问就吼我现在我有时候查资料都偷偷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孩子因为手机在不同程度上有过这样的经历:被父母讲大道理、被父母打骂、被父母随意翻看手机聊天记录、被多天禁止接触手机、被没收手机……

  家长在控制孩子手机这件事上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有专家指出从表面上看家长与孩子之间的斗争起因是手机、是游戏其实这场战斗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在移动互联时代家长在孩子面前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成年人内心出现了恐慌。

  “我一直做儿童青少年网络素养的研究3年前我突然发现自我不知道怎么做研究了。”张海波说在以往的研究中有一道在国际上通用的题目:你家电脑是摆在客厅还是卧室。这道题的本意是检查孩子的上网行为习惯“但是3年前当我再把这个问题摆在孩子面前时不少孩子说‘老师我没办法回答我们家一人一台笔记本各用各的’。”

  很多专家学者指明孩子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依赖互联网生活对他们来说就像我们依赖空气与水一样自然。因此这一代孩子必然在很多方面彻底领先他们的父辈。

  “家长们首先失去的是知识上的权威。”张海波说孩子们有问题时不再向父母请教了他们问“度娘”他们把不会做的题拍照发到网络上就能瞬间获得N种解法……

  家长似乎对孩子失去了控制。因此“家长对孩子使用网络的控制越强烈其实代表其对内心失控的恐慌越强烈。”专家说。

  无论怎样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痴迷网络、痴迷手机游戏对他们的成长确实是有害的家长们非常希望找到援手近些年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希望互联网企业能从保护青少年的角度进行技术上的设计。怎奈效果甚微。“我身边的同学随便从网上就能找到成年人的身份证进行网络注册而且我听说很多网络游戏会专门针对如何让人成瘾进行研究。有时候我只想上网玩一小会儿游戏但是这里得一个赞那里得一套装备一转眼一个小时就会过去。”崔轩说。

  一个家长如何与一个高科技团队抗衡?看来这场战斗势必持续。

  (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澳洲幸运10群qq群 http://www.wywzv.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